一间私人投资画廊 如何获得英国建筑最高奖

2016-10-21 06:30:00

  2016年10月6日,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(The 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,简称 RIBA ) 宣布了2016斯特林建筑奖(Stirling Prize,对英国建筑最大贡献的新项目的年度表彰)的最终获得者——由英国Caruso St。 John Architects设计的 Newport Street Gallery,位于伦敦的泰晤士河南岸的Vauxhall区域。

  Caruso St。 John Architects创设于1990年,由Adam Caruso与Peter St John合伙,口号是“抵制华而不实、空心萝卜式的全球潮流,拥护可随岁月流转缓慢感知的、拥有情感内容的建筑”。他们曾分别在 2000 年和 2006 年两次获得 Stirling Prize 的提名,但都铩羽而归,如今终于得偿所愿,击败了Herzog & de Meuron、 Michael Laird Architects + Reiach and Hall Architects,、Loyn & Co Architects、dRMM Architects、WilkinsonEyre等一众好手(参见RIBA公布2016年斯特林建筑奖候选名单)。评委们对Newport Street Gallery的总结是:“完成度很高,专业且细心,大胆与自信的设计态度让英国建筑界收益良多。新旧元素诗意地并置,对话手法看似不敬,实则敏锐。”

  如评委所言,该画廊设计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新旧混搭。仔细点看就能分辨出,建筑整体是由五座楼组成的。位于中间的三栋楼历史非常悠久,建于 1913 年,在维多利亚时期是为伦敦西区剧院制作木器与风景画的作坊。而位于两侧的两栋是新建的,其中一栋的屋顶呈别致的齿状,顶部采用了玻璃窗透光。为了实现与三栋旧楼在视觉上的和谐,设计师使用了特制的红砖来装饰新楼的外墙。而在面向铁轨的一侧,旧楼的外墙上还被挂上了 LED 板,“为外立面添加了当代元素”(评委语)。

  在外观上,这五栋楼因为使用了共同的红砖元素,被紧密地连接成一个整体,却又保留了彼此的个性,低调地增添了一些现代元素。内部来看,五栋楼合为一体是通过空间切分、形成一个个光线充溢、凝聚而连绵的展览空间实现的。开阔的空间能够放置不同尺寸、不同类型的作品。位于建筑两侧的螺旋状木制楼梯是一大亮点,搭配上白砖与自然光,一种几何的美感被呈现了出来。“原本的路线简单又不失逻辑,而精致华美的楼梯加入之后,热闹与生机顿现。”评委评价道。

  这座画廊专门陈列业主——英国著名艺术家 Damien Hirst 的收藏,包括自家与他人(如已展出过的Jeff Koons)的作品,从去年开始正式免费对公众开放,官网为http://newportstreetgallery.com/。

  RIBA主席Jane Duncan在颁奖时说:“Caruso St。 John Architects在一系列连接的建筑当中创造出灵活机动、不受限制的空间,不仅楼梯间精工细作,砖墙外立面也极具质感。”领奖的事务所合伙人Peter St John则说:“对建筑师来讲,接到一个能够面向公众、同时展现自我品质观念的项目并不容易。我们将这座建筑看作一座宫殿,进入到宫殿内,就是一次与当代艺术直接、亲切、奢侈的相遇。”业主Damien Hirst亦有发言,透露他对该项目设计抱持的“不带侵略性、美观、忠于历史之根”三大意旨。

  10月14日,《Architects’ Journal》刊出颁奖当晚Richard Waite对“胜利者”Peter St John的采访。当被问到“提名两次之后,这次会不会有更大的把握”时,Peter说:“这次的项目与那两次(2000年入围的New Art Gallery Walsall与2006年入围的The Brick House)完全不同。 我们没想过有很大的获胜几率,我都已经做好失望的准备了,而另一个人(Adam Caruso)更是紧张得不敢来现场。但同时,我也窃想,我们事实上已经实现了一项堪称迄今为止人生巅峰的工作了——我觉得它很厉害,不管人们会不会真的喜欢一间画廊。”

  接着,Peter St John严肃地评论了当下的状况:“针对公共投资的文化建筑项目,英国真是今不如昔,向一切投资由私人负担的美国看齐了。”他透露了当初设计时的重重考量:“虽然这座画廊由私人投资,但它是面向公众的,它邀请公众进来——我把它看作公共文化建筑。我希望它可以与我最爱的画廊之一Whitechapel Gallery 相提并论,我们让楼梯营造空间宽阔、细节丰富的特色,来显示公共建筑与商业建筑的不同。”

  在问到与业主的关系时,Peter说:“他是艺术的行家里手,对视觉效果很敏感,可能是我们遇见的最能对空间评头论足的顾客了。但我要说的是,这并不是让人头痛,我们很享受这次合作,遇到一个充分理解你做的事情的人,会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好。”

  谈到未来,Peter壮志满满,“我57岁,Adam55岁,建筑师应该不断向上。伦敦现在缺少了市政规划的权力,一切都由开发商说了算,所以我们工作的重心在德国与苏黎世,在那里,建筑师手中有更大的控制权。我认为,建筑师在英国工作,很少能够获得像欧陆同行那么丰富的经验,一切都被呆板地分门别类了。”师学 宣布了2016斯特林建筑奖的最终获得者。